回到上海

回到上海已经2天了,一会来就开始变得有些忙碌了,所以space也懒得更新了。但是想想,还是有必要记录一下返程经历的点点滴滴。
每一次出差的返程总让我十分的揪心,这次也不例外。那么远距离,跨越地球的两边,飞机的航程也是分为两段的,所以不确定因素大大的增加了。从上周一开始就不停的刷新weather.msn.com上面的Boston和Chicago两地周五的天气预报。早先的预报是Boston天气还凑合,有可能要下小雨,但是Chicago那天会是T-Storm,也就是雷雨,想想这个对飞机的影响会是相当大的呀。接着两天又开始说周五chicago天气是多云了,但是Boston会下中雪了,又让我worry了好几天。就在周四晚上,在宾馆也睡不着,就上网实时关注两个机场的天气情况。Chicago那里天气情况越来越糟,而且发布了短时中雪的预警,Boston则小雨变中雨了。然后查看第二天早晨的天气,Boston早晨6点多还将是中雨,Chicago的雪预计要到中午才会停。于是半夜11点又查询了美国空管局网站对于Boston和Chicago机场的实时信息报告,发现由于Chicago的中雪早晨能见度低,从Boston飞往Chicago的航班平均延误3小时51分钟。这下可急坏我了,我转机的间隔时间只有2个多小时哎。忙着找老婆商量对策呀,在美国打电话也不是很方便,但是还是要了解最新消息咯。于是问UA美联航如果由于天气原因,第一班航班延误达到了Chicago,后一班飞上海的飞机是不是响应延误等待乘客?UA的答复是后面的航班绝对不会等前面延误的客人的,而且从Chicago飞上海的UA航班一天就这么一班,如果错过要么改签别的航空公司要么在Chicago住一天。然后又打AMEX机票代理,得到的回答也是如此,还问我是否现在要改签,要改的话要另外交钱。想想还是碰碰运气,到机场再随机应变吧。
早早的就退房check out了,竟然信用卡也不用再刷,就给我了消费清单我签个字就算了了。然后半夜3点多坐在宾馆的大堂里面等limo,听着头顶玻璃屋顶上的雨声越来越大,心就越来越焦急。好不容易Lincoln豪华叫车来了,一位满头白发的老爷爷司机送我去机场,一路上跟他谈的很欢,但车外是风雨交夹,让我忧心忡忡。不过奇妙的是,到底了Boston机场,发现雨越来越小了,而且时间只有4点半左右。赶紧进去check in baggage,在UA工作人员的帮助下,顺利托运了行李并打印出了两张登机牌,这样我心里放心多了。Boston一早的航班还是一贯的提早登机并提早起飞,到达Chicago的时候才当地时间8点半左右。从空中俯瞰Chicago(见图),发现昨晚的雪真的是很大哎,幸亏Chicago国际机场够大,设备够多,扫雪的铲车数了数不下100辆,才能保证我们的航班能够顺利平稳的降落。
达到了Chicago机场(见图),还是不是很确认行李要不要去提取并再次Checkin,问了UA的人,但是还是不是很放心自己托运的行李,最后还是问了本次飞往上海的航班登机台的工作人员才得以确认行李是直接在浦东机场提取的,而且无需再次checkin,但是需要在这里排队检查passport并需要在登机牌boarding card上面敲一个visa ok的字样才可以登机,说这个是中国政府的要求。但是这个形式化的程序被许多老外吃之以鼻,并没有很好的贯彻,以至于开始登机的时候发现还有很多人并没有去检查过visa,但是迫于时间的关系,最后还就不管有没有visa ok,都让进去了。在廊桥上,竟然发现有美国的特勤人员挨个检查乘坐此次航班的美国公民的随身行李情况,好多人被要求开包检查,幸好我是中国人,他们不是很感兴趣。就这样,第二次长达14小时的飞行开始了,飞机是沿着海岸线开的,从美国内陆朝阿拉斯加(见图)飞,然后飞跃白令海峡,再从俄罗斯,日本那里飞到上海。好在早早的选好了座位,60B,这个座位在747-400型飞机上还算不错,因为靠近飞机尾部,这里的B座是靠窗的,而且边上离开窗口还有半个座位的空间,所以双脚可以翘到窗户上,活动的空间就比较大,这样在这么长时间的飞行中是非常重要而且更舒服的。但是由于靠近尾部,而且747的马力又非常的强劲,这区域座位的噪音是很大的,好在我有耳塞,才不至于被强大的噪音弄的头疼。长时间的飞行,能够把鞋子脱掉,赤脚或者弄个拖鞋什么的放松脚部,会是更舒服的一种方式。就这样,很顺利的飞机准时起飞了,在飞机上就这样等吃的等喝的,傻傻的发呆了14个小时,在飞机艰难的穿越了上海上空厚厚的云层之后,终于降落了。后来才注意到,原来上海当时的降落条件也不是很理想,雾气很重,下着小雨,能见度也是极低的,怪不得成功降落后机长颇为兴奋的说Good Job!
本来想着回到浦东机场再去免税店买东西的,但是怎么也找不到去免税店的路,只能跟着大部队去边检的地方。有谁能告诉我机场免税店的东西到底是出发的时候买还是回来的时候再买的啊?